名企参访—走进字节跳动

       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的互联网行业一直由三大巨头BAT主导。BAT之所以称之为BAT,不是因为其规模与营收,也不是因为其市值或利润,而是他们在各自的领域成为了公共基础设施,并以基础设施为根基,发展出了完整的生态,并将触手伸向了互联网的各个领域,如做电商离不开阿里生态,涉及在线支付的业务离不开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想全网铺开信息的离不开百度等。

 

 

       现在有一家互联网公司,2020年实际收入2366亿元人民币,已超同年百度的1071亿元,是继阿里巴巴(5097亿元)与腾讯(4820.64亿元)后(以上数据均来源于网络公开信息),又一正在崛起的互联网公司——字节跳动。

 

       据环球财经眼报道,截至2020年12月,字节跳动在其所有平台上拥有19亿月活跃用户,覆盖全球超过150个国家和地区,在亚洲,美洲、欧洲等30多个国家设有办事处,全球正式员工数量超过10万人,2020年末估值为1800亿美元。

 

 

       成立于2012年的字节跳动,它的成功有着多方面的因素,多元的产品类型,强大的算法、精准的推荐能力、快速的技术迭代是推动字节跳动快速发展的重要利器,其中抖音、今日头条等产品耳熟能详。但曾有人言,字节跳动真正的核心竞争力是组织能力,这也是造就今日字节跳动的主要因素之一。

 

       这里的组织能力指的是团队整体所发挥的创造力,它不是集中在几个人或几个部门,而是全员行动。那么对于这样一家大公司,是什么造就了他的组织能力,其企业文化是怎样的?内部又是如何管理的?10月26日,上海交大教育集团高净值研究院数字经济创新委员会参访字节跳动上海分公司,一探其中的缘由。

 

       根据网络数据显示,字节跳动2020年对外投放的数千个岗位,收到的简历总数达30万份。有传言,字节跳动的入职要求已是行业天花板,高要求意味着高薪资,高福利,员工以能进入字节跳动为荣。从人才市场角度看,这种态势会吸引越来越多的人才进入到字节跳动,人才的数量则是打造组织能力的重要基础。另据统计,字节跳动员工的平均年龄为27岁,年轻化的员工更能适应快速变化互联网行业,进一步推动字节跳动组织能力的提升。而在企业内部,对人才的管理,字节跳动有着自己的方法和心得。

 

 

       字节跳动企业合作与解决方案华东销售总监吴雄斌道出了字节跳动内部管理的方法:一靠企业文化驱动,二靠工具与考核模式落地。

 

 

       字节跳动的企业文化有6句话:追求极致,务实敢为,开放谦逊、坦诚清晰,始终创业,多元金融。

 

       追求极致:不断提高要求,延迟满足感。在更大范围里找最优解。不放过问题,思考本质。持续学习和成长。

 

       务实敢为:直接体验,深入事实。不自嗨,注重效果,能突破有担当,打破定式。尝试多种可能,快速迭代。

 

       开放谦逊:内心阳光,信任伙伴。乐于助人和求助,合作成大事。格局大,上个台阶想问题。对外敏锐谦虚,EGO小(自我意识强),听得进意见。

 

       坦诚清晰:敢当面表达真实想法。能承认错误,不装不爱面子。实事求是,暴露问题,反对“向上管理”。准确、简洁、直接,有条理有重点。

 

       始终创业:自驱,不设边界,不怕麻烦。有韧性,直面现实并改变它。拥抱变化,对不确定性保持乐观。始终像公司创业第一天那样思考。

 

       多元兼容:理解并重视差异和多元,建立火星视角。打造多元化的团队,欢迎不同背景的人才,激发潜力。鼓励人人参与,集思广益,主动用不同的想法来挑战自己。创造海纳百川,兼容友好的工作环境。

 

       以上的企业文化在字节跳动被称为“字节范儿”,吴雄斌言道面对年轻化的员工,字节跳动鼓励内驱与外驱相结合的创新模式。所谓内驱即是通过简单化管理不过多地干预员工的创新行为,提高员工的认同感,形成内驱力;所谓外驱即是利用工具及考核模式将企业文化切实落地,两者结合让企业内部形成了“接地气”的氛围,并将企业文化变成管理者与员工在工作中真正践行的标准和准则。

 

 

       随后的交流会上,飞书解决方案华东区总监曾一鸣就管理工具进行了说明。在字节跳动,管理工具与考核模式是相配套的。工具方面,他们使用一款名为飞书的APP,这是字节跳动自己研发的APP,这款APP一项重要功能是方便内部信息(上下文:contest)的流动,提高了组织的协同能力。在考核模式方面,字节跳动则使用OKR的考核模式,由各个部门在原有数据的基础上制定目标(数据的统计分析、算法推演是字节跳动的强项),后由员工根据部门目标拆解为具体的,可衡量的个人目标,这既是“O”,而后通过“KR”来执行考核,“KR”的执行考核具备:必须是能直接实现目标的;必须具有进取心、敢创新的,可以不是常规的;必须是以产出或者结果为基础的、可衡量的,设定评分标准;必须是和时间相联系的等特征。

 

 

       诚然,字节跳动的成功远不止以上的因素,但应该说企业文化、工具与考核模式是维持企业正常运行的重要因素。2021年,在“双减”政策的压力下,字节跳动经历了裁员过程,但这并无妨碍这家独角兽企业继续进去开拓,成功背后的经验值得借鉴和学习。

 

 

       本次活动另外还邀请到上海市计算机学会人工智能专委会副主任、牛津大学博士后、AI情感计算专家,上海亿镜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CEO俞楠博士为学员带来了关于“元宇宙”的分享。上海交大教育集团高净值研究院院长杨宗钧,导师郑学伦、数字经济创新委员会付可主任出席了此次活动。